追蹤
蔡康永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393909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50

    追蹤人氣

我把讀書變簡單了

對大眾而言,我的出現似乎頗為突然。其實早在加州大學攻讀電影碩士的第一天開始,我就負責電影製作的實際工作,而非理論研究報告,所以我一直習於與人合作。

我曾與香港的關錦鵬、許鞍華合作過電影編劇,較為人知的作品是「功夫皇帝方世玉」;也曾參與藝術電影「阿嬰」製作,及到中國大陸拍攝紀錄片。後來才為傳訊電視的大地頻道製作節目。

原本我是從事幕後,但當大地頻道想找的主持人風格是介於沉悶、活潑;不太年輕,又不能太老;格調介乎通俗、知識份子之間,我才雀屏中選,走上幕前。此後因為從事雜誌業的劉炳森及張小燕兩位專業人士分別看到我的節目,才找我陸續推出介紹雜誌的「一千零一頁」與談書的「翻書觸電王」兩個電視節目。對我而言,進入媒體的過程都是循序漸進,十分自然,即使後來我在毫無廣播經驗的背景下進「臺北之音」擔任創意總監,但因電影、電視、廣播的根源相同,並不覺得難以適應。

我一直覺得臺灣是一個很可愛的地方,它的可愛在於環境混亂,卻處處充滿活力、生機和生命力,並蘊藏著「無限的可能」。

像我就不太喜歡井井有條,太制式的國家,因為如此一來,人性會被牽制,生命缺乏活力。所以即使在歐美等先進國家,正因一再地出現勇於突破現況的藝術或音樂,才使他們漸趨死寂的文明出現轉化的契機。

對我來說,每天翻一本書,就像打開一扇門,打開另一種詮釋世界的新角度。例如:從經濟學家的著作,你可以用斬新的觀點看待人生與世事。從有關天文的著作,你可以重整對地球的觀點。由於每個人的專業有限,卻能因為不同類型的書,提供眼界無窮的「可能」與「不同」,進而體會人生隨處充滿「可能」的樂趣,所以我以看書為樂。

但是我製作有關「書」的節目,卻非基於鼓勵別人看書,因為根據觀察,喜歡看電視的觀眾和喜歡讀書的人,是不太有交集的,而且喜歡看電視的人,通常不太喜歡看書,所以若有人認為我談書的節目是鼓勵別人看書,是不正確的。我的節目主要在營造一種氣氛,讓觀眾逐漸知道,世界上還有一種廣大、豐富,名為「書」的資源,它可以在你遇到問題、求救的時候,隨時提供你協助。我相信這種觀念一旦確立,價值遠超過推銷或請觀眾閱讀這一本書。

我一向覺得,天底下沒有非讀不可的書,但若忽略「書」這項資源,人生會變得很可惜。

一般說來,我會在節目中介紹的書或雜誌,是能提出新的觀點,引發讀者產生新的激蕩,讓讀者有開放性思考,而非結論性答案的內容。

以我的看法,書和雜誌的性質不太一樣。「書」是不斷重新創造世界的過程,每一本好的小說都是重新把世界創造一次,就像《紅樓夢》之前的世界,就沒有所謂「紅樓夢的人生」,也正因為《紅樓夢》寫成之後,世上才有人被歸類為林黛玉啦......。

而雜誌卻不重新創造新的世界,只是以它的觀點重新整理已存在的內容順序給讀者。例如有些雜誌會選出今年最「色」的十部電影,這些電影並非雜誌從業者的創作,但它卻以自己的觀點重新整理這些電影的內涵。所以只要是因這本雜誌,才會產生產生的話題,都有資格被介紹。

至於會吸引我介紹的書,則是那些不會提供肯定答案的書。例如,我從來不介紹勵志、生涯規劃類的書籍,因為我覺得一本好書,絕不會提供固定模式的答案,或把人生視為數學公式般地一成不變,而是會提供問題,讓你思考自己看待世界的方法。我相信對文學或文明有概念的人都會體會真正好的文學作品都是反應出——「人生其實充滿許多困惑,人生很可疑,人生也時時充滿快樂與痛苦,但是人生卻很值得活。」雖然許多理想主義的文學作品會告訴你人生美好的境界,但它也會提醒你現實生活中有許多事會阻撓你完成理想。

當然我相信教人應該如何規劃生活?如何才能邁向成功的書籍,有它的功能,只是我認為心靈層面的抉擇,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標準,人應該有開放的心胸,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如此,人生才可能真正屬於自己。

以我為例,我就不認為男人一定要成功,女人一定要漂亮,好母親不一定要為兒女犧牲。我認為一個人如果喜歡開計程車、撿破爛,又有何不可?

我覺得「人生的意義,應該由自己來界定,只要不傷害人,凡事皆可做」,因此我不喜歡給人建議,若有人問我他該如何是好,我的回答通常是:「你想幹什麼,就做什麼吧!」

我覺得人不要因怕失敗而不敢嘗試。正如猶太人說的,一個人若要不跌倒的唯一方式就是躺著,可見人若想成長、學習,一定會跌倒,因為跌倒是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人若為了怕失戀、怕挫折而不敢嘗試的話,那活著又有什麼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